• 香港傷健協會

更新日期:2019年9月4日


香港傷健協會一直致力推動傷健共融,透過舉辦不同形式的活動,宣揚傷健共融的精神。隨著政府政策和社會意識的不斷提升,市民大眾對傷殘人士的理解和態度亦遠較從前進步。近年,政府和各公營事業陸續推出「無障礙」的改善方案,希望令傷殘人士能夠在社區內安穩、自主地生活。而強調無障礙環境以外,協會亦希望透過教育來促進「心靈無障礙」,打破人與人之間的藩籬。所以本會決定推行是次「他視點」共融推廣計劃,藉此讓大眾了解傷殘人士對日常生活及生活環境的看法。


「他視點」共融推廣計劃希望透過不同的媒介,以一系列的宣傳活動鼓勵大眾嘗試從傷殘人士的角度觀看事物,從而了解他們的真實需要。因此協會將於本月30日於全港鐵路沿線月台及天星小輪碼頭刊登一系列由本港著名漫畫家利志達先生親筆繪畫的廣告,透過廣告圖像讓大眾了解一件看似簡單的事情,對傷殘人士而言可能已是一個艱巨的挑戰。


本會亦為是次「他視點」宣傳計劃設立宣傳網站,並於網站上分享計劃及廣告創作的理念、由傷殘會員親手拍攝的主題相集及短片、以及不同傷殘人士的故事等。大眾可以運用廣告內的QR code以及社交媒體上的連結到訪該網站閱覽相關的內容。除此之外,我們將舉行「《小確幸時刻》共融攝影比賽」,讓參加者可以藉此了解身邊長者及傷殘人士對快樂的看法,並為他們拍下他們眼中快樂的一刻。有關是次攝影比賽,有興趣參加者可瀏覽「他視點」共融推廣計劃宣傳網站(https://promophab.com)中的參與詳情。


香港傷健協會「傷健共融推廣及機構傳訊委員會」主席陳寶珠表示︰「『他視點』共融推廣計劃希望透過大型廣告、相片、短片、故事及網上宣傳,讓大眾可以從傷殘人士的角度,去了解他們對日常生活及生活環境的看法,明白「他是點」,即「佢係點」,以及他們的視點,their point of view,從而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


是次「他視點」宣傳計劃能夠順利推行,要特別感謝Tomorrow Communication Limited為本會構思是次廣告,同時亦要感謝香港著名漫畫家利志達先生協助繪畫廣告圖像,令廣告更顯震撼。



香港傷健協會傷健共融推廣及機構傳訊委員會主席陳寶珠女士講述是次《他視點》共融推廣計劃的推行原因。

Tomorrow Communications Limited 創辦人鄺志傑先生介紹創作是次《他視點》廣告系列的理念。

本港著名漫畫家利志達先生講述他參與《他視點》共融推廣計劃的原因。

是次廣告由本港著名漫畫家利志達先生親筆繪畫,並於港鐵沿線刊登。

是次廣告由本港著名漫畫家利志達先生親筆繪畫,並於天星小輪刊登。




資深廣告人 鄺志傑(左)與著名漫畫家 利志達(右)攜手創作是次廣告系列

「其實不少社福機構現正關心的社會狀況都值得更多人去關注,但機構通常都欠缺資源,所以一般的宣傳品都欠缺吸引力,難以引人注意。而我明白自己不能成為社工,所以我希望透過自己擅長的方法,以廣告的方式協助他們傳遞訊息。」


從事廣告多年的Tomorrow Communication Limited創辦人鄺志傑先生,因為希望自己的工作能與社會有多一點連繫,所以於5、6年前開始與社福機構合作,做了第一個關注香港房屋問題的攝影計劃,希望社會可以關注劏房戶的生活環境,成效亦相當不錯。自此鄺志傑便決定每年一次,與NGO或者雜誌合作一個與社會狀況相關的計劃。


剛巧鄺志傑得悉香港傷健協會於今年正籌劃「他視點」宣傳計劃以推廣傷健共融,覺得「他視點」宣傳計劃相當有意義,因而答應為香港傷健協會構思是次在港鐵沿線及天星小輪刊登的廣告。



「社會上大部份人都不明白傷殘人士遇上的問題,所以在構思廣告時,好希望讓大眾能感受到傷殘人士的困難。因為我們覺得好小的問題,例如上一級樓梯或者跨過一條罅隙等平常事,對傷殘人士而言其實可以是一個好大的挑戰。所以構思廣告時,希望普羅大眾都能代入傷殘人士的視點,明白傷殘人士的困難,最終以一個縮小的傷殘人士,將日常生活遇上的狀況變成一個巨大的障礙,透過一個畫面,一句說話,希望讓大眾明白。」鄺志傑說。


當然要讓今次廣告成功,表達的方法亦同樣重要,考慮到以漫畫風格表達較為少見,所以鄺志傑認為這樣較容易引起關注,因此決定邀請曾為法國羅浮宮繪畫漫畫的本港著名漫畫家利志達幫助,繪畫今次的廣告。





以往較少為NGO繪畫的利志達表示︰「其實自己與社會的連繫並不多,但有些事覺得自己需要參與,因為隨着年紀漸大,有時都會意外弄傷自己,令生活上受到一些障礙,更何況傷殘人士所面對的困難,所以就決定參與今次的計劃。」


是次「他視點」宣傳計劃希望透過不同的媒介,以一系列的宣傳活動鼓勵大眾嘗試從傷殘人士的角度觀看事物,從而了解他們的真實需要。因此協會將於本月30日於全港鐵路沿線月台及天星小輪碼頭刊登一系列廣告。




同時本會亦為是次「他視點」宣傳計劃設立宣傳網站,並於網站上分享計劃及廣告創作的理念、由傷殘會員親手拍攝的主題相集及短片、以及不同傷殘人士的故事等。大眾可以運用廣告內的QR code以及社交媒體上的連結到訪該網站閱覽相關的內容。除此之外,我們將舉行「《我的小確幸》共融攝影比賽」,讓參加者可以藉此了解身邊長者及傷殘人士對快樂的看法,並為他們拍下他們眼中快樂的一刻。有關是次攝影比賽,有興趣參加者可瀏覽「他視點」宣傳計劃宣傳網站中的參與詳情。

更新日期:5月 18



或許我們都有過身不由己的經歷,但對香港傷健協會社工蘇偉健(Kenny)來說,「身不由己」卻是他自小面對的掙扎。


傷殘 vs 健全


「從小我便就讀主流學校,一直成績不俗,亦一直自覺與其他人沒什麼不同。」自小學業成績出眾,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的Kenny回憶起童年的時光,一切都看似美滿,直至到小四那年,他的生活卻無聲無息地遇上改變。


「那年在學校的生活中,我察覺到自己走路開始比其他人慢、甚至寫字的速度也開始慢了下來,那時便漸漸發現自己的不同了。」因為患上先天大腦痲痺症,令他縱使有健全的頭腦,卻是拖着傷殘的身驅。


「我最深刻的是在試場之中,當所有的同學都在飛快地書寫,但不論我腦內有多快想到答案,我的手也未能以一般人的速度去作答。」傷殘的手跟不上健全的腦袋,是他第一個深刻的矛盾。



大腦麻痺症令蘇偉健,擁有健全頭腦及傷殘的身體。


同年,細心的蘇媽媽察覺到Kenny的學業壓力與情緒,於是帶他加入香港傷健協會。加入協會的數年間,Kenny認識到不少同路人,彼此也會互相分擔,不過內心的交戰卻從未停止。


蘇偉健曾因為自己的身體況而覺得失落。

不被接納 vs 自我接納


「升到大學,我認識到一位女同學⋯⋯」Kenny略帶尷尬的說到,「我們彼此相當投契,經常會以電話聯絡,更曾一起外出逛街。就這樣一起渡過了大半年時間,我終於鼓起勇氣表白。」只可惜童話並未有成真,「最終她跟我說我甚麼都好,可是卻接受不了我的傷殘。」


感情的打擊讓他的自我形象瞬間崩潰。由於這個衝擊對他真的難以接受,所以當時他經常逃學,學校更因此發出警告信,差點踢他出校。「幸好當時在機緣下,被協會職員邀請去拍攝香港電台節目《非常平等任務》。在細閱自己故事的劇本時,在字裡行間竟然被治癒了,亦令我開始振作起來。」Kenny說。


借用別人的眼光重看自己的一生,記起自己走過的路,Kenny發現自己的價值不是由別人來𨤳訂,更不會因一次的不接納而被否定。


始於心裡的傷健共融


走出了低谷,Kenny亦正式完成了大學的課程。縱使擁有高學歷,但畢業之後他卻因為身體殘障而於就業路上處處碰壁,也對他的自信再次帶來打擊。


「協會社工知道我狀況後,就決定邀請我擔任活動的嘉賓,題目竟然是講述如何面對逆境!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想拒絕,但後來心裡轉念一想,反正都已經跌入谷底,不如豁出去答應吧。」面對著自己的痛處,逃避也是人之常情。連Kenny也沒想到,那一刻的「豁出去」,從此改變了他人生的方向。


「起初在台上分享時的確好緊張,更加口齒不清。不過回過神後,看著台下的專心地聽著自己的故事,便沒有再緊張了。」自此之後,Kenny愛上了以生命感動生命的分享活動,因而加入九龍西傷健中心的「生命勇士」小組,主動到不同學校擔任生命教育分享嘉賓,更啟發了他報讀社工課程的想法。


蘇偉健現時常到學校分享傷健共融的訊息。

「從那時候開始,才真真正正接受了自己是傷殘人士,因為一直以來我都分不清到底自己是傷殘還是健全,就像靈魂跟身體成了敵對一樣,所以一直無法認清前路,一路處於迷失的階段。可幸這一場在我心裡面的『傷健共融』運動終於成功了。」Kenny說。


從2007年成為了註冊社工開始,Kenny就加入了香港傷健協會成為職員,參與前線服務及推廣傷健共融的工作。現時他更成為了協會傷健學院的副經理,經常與政府、商界、專業團體、義工組織、學校及公眾闡述香港傷健協會的理念和構思。


現時為香港傷健協會的職員,常與中心的會員分享不同經驗。

自己跟自己的共融


共融看似虛無飄渺,但原來我們每天都在經歷著自我共融的過程。自己的責任與不完美,別人的期望與自我的價值,矛盾每天都在上演,慶幸出路亦離我們不遠。健全的頭腦與傷殘的身驅本是一體,學懂與「不同」共存,讓Kenny 走上了不一樣的路。


其實傷與健的距離並未有我們想像中那麼遙遠。



經歷多次的內心爭戰,蘇偉健終於明白傷健共融的真締。


© 2019 香港傷健協會

  • Grey Facebook Icon
  • Grey Instagram Icon
  • Grey YouTube Icon

​聯絡方法: hq@hkphab.org.hk